<menuitem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/sub></menuitem>

<dl id="nph5n"></dl><dl id="nph5n"></dl>
<dl id="nph5n"><address id="nph5n"><track id="nph5n"></track></address></dl>

<span id="nph5n"><thead id="nph5n"><nobr id="nph5n"></nobr></thead></span><dl id="nph5n"></dl>
<menuitem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/sub></menuitem>
<pre id="nph5n"><address id="nph5n"><video id="nph5n"></video></address></pre>

<mark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/sub></mark>
<menuitem id="nph5n"><address id="nph5n"></address></menuitem>

<pre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track id="nph5n"></track></sub></pre>

    <mark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/sub></mark>
    <menuitem id="nph5n"><address id="nph5n"></address></menuitem>
      <menuitem id="nph5n"><address id="nph5n"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<dl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track id="nph5n"></track></sub></dl>
      <pre id="nph5n"><sub id="nph5n"><track id="nph5n"></track></sub></pre>

      <span id="nph5n"></span>

        所在位置: 主頁 > 廉政教育 > 理論研究 > 廉政文化 >

        唱響當代黃河大合唱

    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2-01-12 11:52

        先有大河,后有華夏。

          大河安瀾,方能“宅茲中國”。

          網民帶著自豪,把當代中國稱為“基建狂魔”。所謂“狂魔”,一是執著于大手筆改善基礎設施,二是高效于建設基礎設施,三是得益于日新月異的基礎設施。

          基建狂魔的基因,大概要追溯到遠古神話的大禹治水時代。

          我相信這不僅僅是神話,更是祖先們奮力再造河山的記憶。不改造不行,因為黃河也溫柔也狂暴,也滋養也毀滅。能不能治水,是否有治水誠意,甚至成了王朝政治品質的試金石之一,也是王朝治理能力的試金石之一。

          太史公記載了漢武帝治理黃河的魄力和手筆。劉徹很早就想解決黃河水患,無奈他即位雖早,很長一段時間并不能真正決斷大事。他的舅舅、丞相田蚡,借助方士神棍的嘴巴來掣肘,擺在桌面上的理由是怕觸怒河伯;而真正的原因,卻是無法擺上桌面的私心小算盤:田蚡的肥沃田產在黃河以北,那里是他豐厚田租的來源。如果朝廷加固黃河南岸堤防,一旦河水北潰,他的財源便會瞬間化為澤國。他寧要黃河向南潰壩滅掉村舍無數,也不能讓他的錢袋子被打濕。于是治河之舉,要等到田蚡死后,才能提上議事日程。

          那些有志于拯救蒼生于橫流中的人們,需要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,而這在很大程度上必須依靠強大的中央集權和一盤棋的舉國合作。萬里黃河,從青藏高原奔流到渤海,沛然一體,氣貫長虹。任何問題都不是某一段能以一己之力解決的,很早以前,中國人就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。中國人骨子里的集體主義,很大程度上源于長期抱團應對跨流域的大河治理。

          我曾經在蘭州水務部門讀到一本書,對古代的上下游協同防汛方式印象深刻。黃河之水天上來,每逢雨季,上游水漲一寸,下游水高一尺。當蘭州監測到洪峰即將形成,會立刻派幾個人向下游的河南等地報警。水路快于陸路,鳧水快于行舟。報警的人下水前會吞服“不饑丸”——一種混合了油脂、豆類和糖的高熱量食物,而后全身綁上充氣的動物膀胱,隨著波濤順流東下,期間不上岸,除用水囊補充水分外,不食不眠。漂流到河南界內,完成報警,再由陸路返回甘肅。這樣一個信息傳遞系統,跨流域順暢運行,構思巧妙,令人震撼。

          前幾天看了穿越劇《慶余年》,男主角范閑吟誦“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?!闭鸷沉怂┻^去的那個國度,但是時人也很困惑地問他:“黃河是哪條河?”

          縱觀中國古代先秦、兩漢、魏晉典籍,無論是河渠類專業文本,還是經史子集,河就是河,充其量稱“大河”,沒有黃河這個說法。到了唐人詩中,已經處處皆是“黃河”矣。黃河上游水土流失問題,在漢后唐前惡化。換言之,漢唐兩個輝煌高峰之間的分裂戰亂時期,恰好也是黃河流域生態惡化時期。

          數百上千年間,中國人有治理黃河洪澇的意識,卻沒有治理黃河生態的意識。固然有“河清海晏”一說,但人們更多地把它視為一種政治清明的理想境界,而沒有領悟到這是理念進步和技術進化可以實現的目標。唐宋王朝輝煌燦爛,但并沒有療治黃土高原的努力,伴隨著對植被的巨大剝奪,只能讓黃河流域生態雪上加霜。母親河,顏色如土。

          “聞雞久聽南天雨,立馬曾揮北地鞭?!?/span>

          長征之后,中國革命的大本營放在了陜北。解放戰爭爆發后,毛澤東轉戰于黃土高原的荒原溝壑,運籌于濁流奔涌的黃河、無定河、五女河之間。你去看電影《巍巍昆侖》,會油然感慨:我們的革命根據地,太貧困,太荒涼,太缺少綠意。

          我時常想:一代偉人駕馭戰爭的同時,有沒有留意過渾濁的黃河、破碎的黃土高原?

          我堅信他們久有治河之志,久有春風染綠黃河之志,久有讓人民豐衣足食之志。他們固然要打破一個舊世界,更要建設一個新世界,要讓人民徹底擺脫各種憂患,無論是國內外敵人制造的憂患,還是惡劣的自然條件帶來的憂患。“神女應無恙,當驚世界殊?!弊兓氖澜?,在南方是“更立西江石壁,截斷巫山云雨,高峽出平湖?!倍诒狈?,則是“一定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!”

          新中國的重大戰略性建設成果之一,就是舉傾國之力,接續完成了大江大河的治理,讓桀驁不馴的長江、黃河、淮河等一眾長龍收斂了暴怒。

          還是在陜北,距離延安市區七十多公里,有個小村叫梁家河。這里的人們在坡地種草種樹,山腰筑壩攔水,山下發展林果,在減少水土流失的同時,也增加了收入。當地農民形象地稱之為“穿靴戴帽束腰帶”。

          今天我們知道,中國的兩大母親河——長江和黃河,無論是經濟、生態還是文化,都有國家戰略,都有清晰的路線圖。

          黃河的滔滔黃水,首先要通過久久為功的生態努力,化為萬里清流;黃河流域經濟,要走高質量發展的路子;黃河流域古老而光榮的文化,要傳承且新生。

          這是再造河山,這是改寫歷史,所以注定艱辛而光榮,必將閃耀于人類自強不息的奮斗史。

          當年,在民族危亡之際,冼星海和光未然創作了《黃河大合唱》,窾坎鏜鞳之聲,忠勇悲憤之氣,向死而生之勢,我族四萬萬同胞,終驅逐外寇,光復國土,奠定偉大解放之基座。

          今天,在這個偉大的時代,我們不再有那種生存危機,但我們有更恢宏壯麗的夢想。

          這個夢想中,蜿蜒著一條河,她將洗刷掉持續了千年的渾濁膚色,美麗清澈地流淌在中國人古老而青春的家園。在這個令人蕩氣回腸的夢想中,我們攜手奮斗,唱響當代中國的《黃河大合唱》。(肖彧)


        先锋影音AV电影院,先锋影音av噜噜噜,先锋影音AV在线,先锋影音av资源,先锋影音av资源网